Chinese

我们并不意外。

我们是一群画廊家、艺术家、作家、编辑、策展人、总监、艺术管理者、助理和实习生,我们是艺术界的工作者。但我们也被偷摸过、欺凌过、骚扰过、歧视过、责骂过、威胁过和恐吓过,被那些拥有权势并且控制资源和机会的一群。我们保持沉默,因为我们害怕那些权力将使我们失去所承诺的机构人际关系和事业发展机会。

我们并不意外,当策展人以性利益作为给予我们展出和支持的交换;我们并不意外,当画廊经理帮助他们所代理的艺术家弱化、掩盖,甚至浪漫化这些性侵扰行为;我们并不意外,当一个本来是与藏家或赞助人的工作会议变成了一个性邀请;我们并不意外,当我们拒绝服从却遭到报复;我们并不意外当Knight Landesman在艺术博览会上偷摸我们时说他会帮助我们晋升。权力的滥用并不让人意外。

这封公开信来自我们业界有关性骚扰的内部讨论,针对最近有关Knight Landesman性行为不检事件(业界长久以来公开的秘密)。这个讨论延伸到了世界各地,艺术家、作者、编辑、策展人、总监、艺术管理者、助理、实习生,以及在艺术机构工作的同仁们纷纷加入。我们常常理所当然地期待有色人种女性、变性人以及跨性别者应该为追求平等付出更多的努力。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为了让我们的发声变得有效,我们必须非常严肃地对待此事,我们不可排除其它让偏见、排斥和虐待得以成立的因素。这些附加的因素包括(但不穷尽于):性身份、能力、宗教、阶级和移民身份。我们亟需让世界知道这泛滥的性别歧视、不平等不恰当的言行举止、骚扰和不检点的性行为,因为我们不断地经历着它们,这些经验如此露骨与剧烈。

许多在艺术界拥有权势的机构和个人表面上把女性主义的“虚华词藻”挂在嘴边并支持信奉纸上谈兵的“平等”,他们常常通过这些所谓政治进步但却站不住脚的宣言而获取经济利益,然而在现实中他们却继续实践着压抑和有害的性歧视惯例。那些有权势的一群无视、宽恕或者正在实施着那些骚扰、鄙视的日常行为,他们制造了一个宽容和共谋的环境,让更加严重和非法的权力滥用行为得以盛行。

一个来自著名艺术杂志出版人的辞职并不能有效的解决这个涉及面之广、潜伏之深的问题:一个以牺牲行为道德为代价而支撑起权力架构的艺术界。业界里类似的骚扰和虐待经常在全球范围内以更大更广的程度发生着。我们被消声、放逐、病态化、以“过度反应”而不予理会,在我们尝试将这些生理和心理上的虐待行为曝光之时,却收到威胁和恐吓。

我们不再沉默。

我们会告发那些继续剥削、压制和忽视我们的个人和机构。你的行为将不再是一个秘密,不再是因为我们害怕被开除、回避和反责而只在耳边的窃窃私语。当我们见证权力滥用时,我们会勇敢地说出来,我们会要求机构和个人严肃认真地解决我们的问题,并将这些事件曝光,无论作恶者是何性别。

我们将不再忽视那居高临下的评头论足,在我们身上乱摸的咸猪手,佯装成调情的恐吓和威胁,或者来自同事的默许。我们将不再容忍被羞辱或怀疑,我们将不再容忍对那些说真话者的报复打击。我们不会加入所谓“专责工作小组”去解决一个长期强加于我们的问题。以下,我们提供性骚扰的定义,给予那些可能感到无助的同仁,让他们可以有据可依,由此一起支持和建立一个安全的工作环境。

我们,作为签名者,有的是性侵犯的受害者,有的与他们团结一致并肩作战,号召艺术机构、董事会和同仁们反思自己在得以让不同程度性歧视和性侵犯长久存在的情况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在未来如何处理这些事宜。

你们无法再忽视我们、使我们沉默,因为现在我们人数众多。

因为我们所经历和见证的,这封信来的并不意外。

由于时间紧迫,如翻译有误,尽请谅解。
翁笑雨

Translation by Xiaoyu Weng

性騷擾的定義

什麼是性騷擾?廣義的說不論是個人或是組織濫用性行為,以達到輕視、貶低、恐嚇、警告、控制、霸凌、侮辱或羞辱他人的行為。
性騷擾可能發生於任何人身上,不論性別、年齡、或是性別傾向。性騷擾非單純的性慾或對性的渴望,通常是一種濫用地位、權力的行為;為了展示其主權與表達主張,加害者以「性方式」做為工具或是武器,以一種侵略、操控他人的方式來表現他的優越性、與主導權。
性騷擾指任何一種不受歡迎的性行為,可以以任何方式存在;包含刻意製造不必要、不恰當的肢體接觸;或是言語上的貶損、調侃;例如對他人外貌、衣著的不當評論;嘲弄他人的性取向或是性別認同;探問他人的性生活、隱私;發表不當的性主張、性邀請或是讓人不快的調情;公開分享性相關物品使人感受不舒服;贈與暗示性私密的禮物;不懷好意的口哨、挑逗、搭訕、跟蹤、竊聽或電話騷擾。
性騷擾的形式不單指身體接觸,它可以是透過電子郵件、影像圖片、大眾媒體、電話、簡訊、或其他傳播媒體。不論加害人是否承認自己有性騷擾的意圖,當造成他人的不愉快,就是存在性騷擾的事實。
性騷擾的加害者不一定是熟人也有可能是陌生人。被性騷擾的次數也許是一次、多次或是一段時間內反覆受害。受害人與加害者可能會在職場、社交、私人關係或是專業領域、社會關係中相遇。性騷擾的受害人可能因為必須維護與加害者的人際關係,所以默許或接受加害者騷擾的行為,而不反抗。
加害者也許跟受害者曾經有過合意行為,但並不表示性騷擾是被同意或是接受請求的!任何不被接受、不受歡迎、讓人覺得不舒服的行為,就是一種性騷擾,非關身份地位、時空背景或是兩造之間的相互關係,受害人可以以任何形式拒絕參與,成為受害者。
性騷擾是一種高度侵略且充滿破壞力的行為,會導致嚴重的心理傷害、精神創傷。職場、校園或是組織內性騷擾,均會造成工作能力的下降、妨害受害者的職業成就、能力展現以及損害個人名譽,亦會降低他們的專業技能以及社會貢獻。
性騷擾的受害者,往往擔心因為尋求協助而遭遇大眾二次的羞辱與傷害,被指責為行為不檢或是因此而被解雇,於是出現了一種變相的沈默與保密文化,造成性騷擾加害者有恃無恐,繼續濫用性騷擾。上位者經常使用性騷擾來展現對下屬的支配和控制。與權力問題相關的性騷擾,往往讓受害者有口難言,面對羞恥與尷尬的情緒無法說出被騷擾的事實。
受害者基於恐懼、或擔心被二度加害而不舉報,但性騷擾案件並無時效問題。故即便多年前的性騷擾,亦可以在多年後提出告訴。

譯者:周海婷 / 高芝寧

Translation by Hai-Ting Chou and Chihning Kao